在清远的那两年,我总是无比怀念着在增城的日子,每当跟舍友提起增城,总是拿着骄傲的语气,说什么鸟语花香 淳朴风气诸如此类的话,我的情感总是寄托在那个城市

但是在当我在那个晚上,打包起自己的行李箱,自己一个搭着朋友的车来到广州打拼,最开始的一个月,我住在他跟父母一起住的家里,那时候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我也第一次知道租房的电费是1.5元,朋友只舍得每晚开1个小时的空调,每个晚上我都会热的全身汗,然后偷偷再开一个小时空调才能继续睡下去。

我可以算是一穷二白来到广州,起步的第一份工作,虽然那间婚摄店也没给我签合同,但我也称之为第一份工作,第一份工资1500,第二个月我就当然直接走了。

从此自己那份所谓赤子之心...

being friends

20号来临的招聘会
班主任在上面分享一点身为长者的经验

失望从希望而生

最后的一罐啤酒被扔到宿舍后面
也不管高空杂物的罪恶感了
抽惯的香烟从肺里刚吐出来
又深吸了一口
安静得听得见烟草燃烧的声音
还有远处圈养鸭的吵杂

这一个星期并不好过
表面上依然是嬉皮笑脸的我
在兼职时继续飙车而缺少激情
每次送外卖到5栋,大概第三棵树的地方
是一切失望的始发

“你也觉察得到,我喜欢你”
一早就应该说出的字眼
一早就知道了答案的问题
只是想让自己摔个痛快

是够痛的

2点14分的现在,清远的冷风还在继续
没有热水的宿舍早已听不到水管的水流声
伴着心熄,火种的传递早已停下
忘了爱一个人的心情

推送的歌曲稍有一些伤感
会掏出手机跳过
怕在校道上忍不住矫情
清职院有太多的回忆
你是最重要的一段,也是最想忘记的一段

杂想

现在依然是沉迷熬夜的阿毛
上大学以来,颓废了很久,慢慢的最近身体状况变得不太好,捏了一下手臂的肉感觉到以前结实的肉都软了不少,发际线也感觉到比以前唏嘘,再也不是以前那么浓密,基本上一个星期没剃胡子的话根本就是一个30岁的糟糕大叔
随之而来的也是最近情感生活的失败,说失败其实也算不上,毕竟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学会了嘴贱,甚至也变得不会好好听别人说话,所以吸引不了女生,也都是自作自受
幸亏自己过惯了清贫日子,乐得逍遥,循环消遣单一的日常,偶尔会回想起在增城的细节,在街上每走10分钟就能遇到熟人的日子,那时候的自己向往世界,充满青春的热血
越是颓,就越迷上熬夜的这种感觉,世界都睡了,可以任由自己的脑回...

『敬那些时间不长但不觉后悔的拼搏』

即将变得不难得的蓝天白云要来了呢。
想起在高中的课室里侧头仰望白云的日子。
耳朵旁是老师飘过的语句,紧抓着离开了练习卷的签字笔,心里充满了未来憧憬却又彷徨的心情。
未来再怎么去想也是来不及去准备呢,感觉自己还不够格做一个社会人的同时。脚步却不想因此停下来。

只剩半瓶水

日复一日的混大学生活

1 / 8

© 阿毛 | Powered by LOFTER